秋天的風一陣陣的吹過
想起了去年的這個時候
你的心到底在想些甚麼
為什麼留下這個結局讓我承受



  藍宇將手伸過來抓住我的手,我們對視,他很平靜,臉上還帶著點笑:

  「我知道最終會這樣的,我等了好久了,不怕了。我還記得你對我說的話,『玩兒這個憑自願,時間長了倒不好意思再玩兒了。』」

  我看著他的眼睛,那裡面除了「痛苦」二字,我什麼也看不到。他也注視著我,看著、看著……他憂鬱的眼睛裡滿是淚水,還沒等他哭出來,我猛然別過臉去,像個女人一樣,在他面前哭泣……

  「捍東!你別這樣!真的沒什麼的!」他哽咽著勸我。

  ……

  大概我們都想保持點男人的自尊,我們是笑著分手的,分開之前,他還像平時那樣靠在我懷裡,聽我說話:

  「自己要會照顧自己,生病一定要去看,發燒更要去醫院。」

  他笑,算是答應。

  「你要是交上『朋友』千萬要小心!別傳染上病。」

  他低下頭……

  「雖說咱們說好的,不再聯繫,可你要是真有什麼急事兒就來找我,聽到沒有?」

  他點點頭,頭低得更深了……

  那天他說讓我先走,我希望這樣,我會好過些。他坐在沙發的扶手上,衝我淒涼地笑。我的心痛得就像被人撕開,我再也不敢多看他一眼,轉身出了門……

  我們就這樣「徹底」分手了……


   X   X   X


  他終於回來了,當他準備進樓時,注意到不遠處的我,停了片刻:

  「捍東?」他的聲音聽著有些飄渺。

  「……」我在夜色中看著他。

  「你什麼時候來的?你怎麼知道我在這?」他問。

  「來一會兒了。」我輕聲說。

  「……」我們都不知該說什麼。

  「有事兒嗎?」他先開口。

  「沒事兒!看看你!」他的問話讓我心涼了一截,我倒反而平靜些。

  藍宇還活著!他有了自己的生活!我這兩年來所有的恐懼、擔心、憂慮都是多餘的!我不用再受良心的譴責,我可以又恢復從前放蕩不羈的生活。他變了,和以前我認識的藍宇不一樣了,他看我的目光不再是憂鬱、迷戀、欣賞。他謹慎地觀察我,還帶著點玩世不恭。他早已不再屬於我了!!

  「你一個人住這兒?」我問。我已經沒有了緊張、激動,祇想盡快將事情說完離開。

  「不是!」他還是那樣誠實!

  我笑笑:「我以後不會來了,我祇是想看看你過得好壞……我這一年多到處找你,怕你出什麼事……哼!」我又自嘲地笑了一下:「過去是我對不起你!我也無法補償,就算我欠你一輩子的……我離婚了……你要有任何需要我的地方……我是指錢以外的,都可以來找我……」他頭半低著,目無表情。

  「多保重!!」我眼睛盯著他,語氣很重地說道,然後起身向門口走去。

  當我的伸手去拉門把時,我感覺我的胳膊被緊緊抓住,我轉過身看著他,我們站得很近,我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,聞到他的氣味。兩年了,那是我夢寐以求的時刻。然而他沒直視我,眼睛看著我的肩膀……我再也無法控制,一把緊緊將他抱住,我用盡全身力氣想把他瓖進我的身體裡。他也同樣地摟住我,他沒有聲音,但我感到他臉貼著我肩膀的地方一片潮濕,他開始出聲音地哭,還是那麼壓抑,但哭的很凶,而且用力咬著我的肩膀……連我們分手時他都沒這樣過,為什麼!!!!


   X   X   X


  「以前和你在一起,無論心裡多害怕,可一想到你就什麼都不怕了。分開後,才知道像我們這樣的人……太難了!」


   X   X   X


  我開始冷靜考慮和藍宇的關係,無論怎樣,我比他大十歲,並已過了而立之年。我不能再像個少年似的陷入感情的泥潭。我不清楚藍宇究竟需要我什麼,我祇想給他我所能做到的一切。我不再介意他做什麼,和誰來往。我祇珍惜我們在一齊的每一分鐘。我們聊起一些虛無的事,談到靈魂、來世……

  「你下輩子還願意再踫到我嗎?」我再次問他這個困擾我的問題。

  「不願意!」他簡單地回答。

  「就是說你後悔了?」我笑了。

  「這輩子不後悔,下輩子也絕不這樣過。」他說。我無法理解。


   X   X   X


  「告訴我,為什麼給我的條上祇寫個『宇』字?」我問。

  他笑了,沒回答。

  「你要我還你的債,你說怎麼還?」

  「你自己看著辦!」他笑著說。

  我看著他,他為什麼不告訴我他愛我,我祇能靠感覺。可這足夠了,它比一千句甜言蜜語更讓我激動。

  「我要你!除非我死了,我們就一直這樣,好嗎?」我眼睛緊盯住他的眼睛問。

  他又是那樣輕鬆地笑:「要是我們老了呢?」他問。

  「除非你嫌我老!」我說。

  他還是笑。我被他笑得無可奈何,有些失望。

  他一定是觀察到我沮喪的表情,他湊過來親我,再次和我接吻:

  「你是毒品,明知道不能碰,會毀我一輩子,可還是又碰了。」他笑著說。

  天!我們竟然不約而同地將對方看作毒品。我沒說話。

  「那你又染上毒癮,怎麼辦?」我也故作輕鬆地問他。

  「等著下次再戒毒!」他說,我不明白。

  「你什麼時候準備再戒毒?」我猜想他暗示我最終要分手。

  「等到你再結婚,或又找別人時。」他依舊笑著、輕鬆的、不在意地說!

  我看著他的笑容,聽著他的話語,那種感覺真是難以言表。他完全不信任我,卻義無反顧地和我在一起……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襪子 的頭像
襪子

somsoc

襪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